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州市奇石馆

电话:13592189953 地址:汝州市风穴寺山门口路东

 
 
 

日志

 
 
关于我

刘鸿儒(军长)字白丁,号水石先生,

网易考拉推荐

浅谈“瑞云峰”之丑美  

2009-06-20 14:2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浅谈“瑞云峰”之丑美 - 醉石居士 - 紫云祥石

丑     美

──说说瑞云峰

    园林妙在含蓄,山石耐人寻味,立峰则是一种抽象的天然艺术品,一首无声的诗,一幅立体的画。

    山石的宏大、坚固,暗示着一种永恒、悠静、独立,如隐士般超凡脱俗,中国人对峰石有独特的审美情趣。苏州园林中的湖石峰,以原织造署花园的瑞云峰最为著称。瑞云峰高5.12米,宽3.25米,厚1.3米。涡洞相套,玲珑剔透,&127;四面皆可欣赏,“妍巧甲于天下”。

    用西方传统的审美观来衡量太湖石,瑞云峰实在算不上美,抑或很丑,但正是丑到了极点,也便成为美,这或许就是俗话所说的“丑美”。

    太湖石为士人所嗜好,最早见于唐会昌三年(843)白居易所作的《太湖石记》。说宰相牛僧孺营建别墅,把太湖石安置其中,“百仞一拳,千里一瞬,坐而得之。”可知牛僧孺的爱好太湖石,不是因为其可游,是因为其可伍,是把自己的生命赋予太湖石。白居易、刘禹锡都曾做过苏州刺史,他们的诗集中,也都留下描写太湖石的诗篇,因此增加了太湖石的声名。到了北宋,书画家米芾好藏石,至今流传着米颠拜石的故事。石至而拜,呼石为兄,说明他对石的癖好,到达颠狂的地步,是把人格给予太湖石,把太湖石作为至交好友。米芾评价名石,提出瘦、皱、漏、透四字为准;而与他同时的苏轼,却说“文石而丑”。到了清代,郑板桥撰有《石》一文,举米芾、苏轼两家之论相比较,认为苏轼突出一个“丑”字,于是石之千态万状,都由“丑”而呈现出来了。然而米芾却只是因为自己喜欢藏石,就认为石美,他并不知道陋劣之中蕴含着极美之处啊!苏轼的“石丑”之说,属于负美范畴的“丑美”,发掘出丑中之美,从而拓展了美的领域,给予人们以崭新的想象的奇迹和前所未见的美的宝藏。由此可见,苏轼已开拓了十九世纪西欧唯美主义美学“以丑为美”之说的先路。张岱《陶庵梦忆》有《花石纲遗石》一文,称瑞云峰为“石祖”,据说当时为了把它竖起来,化了三百两银子。“石连底高二丈许,变幻百出,无可名状,大约如吴无奇游黄山,见一怪石,辄真目叫曰: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他在评仪征汪园三峰石时又说:“余见其弃地下一白石,高一丈,阔二丈而痴,痴妙。一黑石阔八尺,高丈五而瘦,瘦妙。”张岱以“痴妙”、“瘦妙”品石,用“岂有此理”来赞叹怪石,其实就是欣赏石之“丑美”。

    至于帝王爱石成癖的,莫过于宋徽宗赵佶,为了建造皇家园林“艮岳”,奇花异石“连舻辇致,不遗余力”。对于巨大的石峰,不只是封侯,有的还赐予金带,而且画成图画,编成石谱。当时在江南搜刮奇花异石,用大批船只运往京都,这些运转花石的船队称为“花石纲”。劳民伤财,民怨沸腾,最后因金兵的入侵而亡国,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艮岳”中的太湖石毁于战火,而瑞云峰因为迟于启运而留在苏州,幸免于难,成为“花石纲”的遗物。我常常惊异于古人的聪明才智与奇思妙想,只是并没有造福社会,却往往成为帝王一己的享受。这样容易损折的异石是如何千里迢迢运到汴京的呢?据笔记上记载:看到运载异石的汴京父老说,先是用胶泥填实石峰上的洞窍,然后在外面再用麻筋和泥牢固地包裹住,使它成为圆滑的庞然大物,接着在太阳下曝晒,使它极其坚实,方始用大木做成车子,把它运到船上。等到抵达汴京,就把它浸在水中,就能很容易地去掉泥土,恢复石峰原来的面目。这种方法既省人力,又能保证安全可靠,在古代实在是一种创造。

    瑞云峰俗称小谢姑,由“花石纲”的罪魁祸首朱面采自太湖中洞庭西山元山之麓。当时采得巨型太湖石峰两块,名为“大谢姑”和“小谢姑”。“大谢姑”先期运往汴京;而 “小谢姑”未及启运而朱面事败,于是就被抛弃在荒野。“小谢姑”由石峰与底座连成,到了明代初年,被陈霁所获得。可是运出来的时候,底座忽然沉没在太湖,只保存了石峰。不久又被南浔董份所购得。苏州阊门下塘的徐泰时,官至太仆寺少卿,富堪敌国,据有东园、西园,为苏州园林胜地。徐泰时是乌程董份的女婿,于是董份就把瑞云峰作为陪嫁送给徐泰时。乌程即浙江太湖之滨的吴兴,当瑞云峰运往苏州时,船却翻没在太湖里。于是全力打捞,不料非但把瑞云峰捞了起来,底座也随之而起。这样徐泰时就把瑞云峰安置在阊门外半边街的东园中。以石为嫁妆,这在历史上大约绝无仅有,于是传为佳话。关于瑞云峰一时传说纷纭,不胫而走。有的说,瑞云峰在西山开凿,朱面准备装船启运的时候,底座忽然沉入湖底,遍寻不得,于是便没有运到汴京去。后来瑞云峰被董份购去,连舟运石,却不料沉于太湖。于是出资招募善于潜水的人入水寻找,却意外找到了底座,大家感到非常奇怪,接着又继续潜水寻找瑞云峰,而瑞云峰也忽然浮水而出。当时人把瑞云峰比作失而复得、因缘会合的延津剑。又有一种说法,瑞云峰是徐泰时从王鏊别墅中所得。这样瑞云峰渐渐蒙上了神奇的色彩,显得格外扑朔迷离。

    明末的时候,公安派的大文学家袁宏道正在苏州担任吴县的县令,他曾经到徐泰时的东园欣赏过瑞云峰。那时候范仲淹的后裔范长白,正居住在天平山庄,他曾告诉袁宏道说,瑞云峰每夜有光烛空,也是一件神物啊!范长白为徐泰时的女婿,应该是言之有据。

    清初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有一篇《石清虚》,叙述了一个名邢云飞的人,爱石成癖,得到了一座奇石,孔孔生云,并能自己选择主人。后来被豪门所夺,却不再有出云之异。最后邢云飞以身殉石,而石亦与之相始终,可谓有情之物。虽然是小说家言,抑或蒲松龄也曾受到瑞云峰传说的启发。

    这些历史上爱石成癖的人,他们寓情在石,可谓石之知音。而瑞云峰之择人而显,失人而隐,又何尝不是这个道理呢!寓情在石,石我两忘,可以说是中国人爱石的最高境界。

    乾隆四十四年(1779),瑞云峰由阊门外明徐泰时东园废址(当时这里已沦为布商所雇佣蹋布工人所居住的踹坊),迁于织造署西行宫内。在隐没了一百多年之后,瑞云峰又开始显露于人间;直到现在,愈益受到世人的赏识与珍爱。

    清初李渔《闲情偶寄》云:“言山石之美者,俱在透、漏、瘦三字。此通于彼,彼通于此,若有道路可行,所谓透也;石上有眼,四面玲珑,所谓漏也;壁立当空,孤峙无倚,所谓瘦也。”用这个标准来衡量瑞云峰,无一不合,故近人李根源把织造署之瑞云峰、拙政园文徵明手植紫藤与环秀山庄假山誉为苏州三绝。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