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州市奇石馆

电话:13592189953 地址:汝州市风穴寺山门口路东

 
 
 

日志

 
 
关于我

刘鸿儒(军长)字白丁,号水石先生,

半扎村,古香古色遗韵绵长  

2010-09-18 16:11: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15B3301.jpg

在自然的山水之外,使半扎村具有别样魅力的,是那些至今尚存的古建筑。关帝庙、文昌阁、古桥、残碑,这些散发着古老韵味的遗存,无不追述着半扎的辉煌。图为半扎村东万泉河上建于明代的双孔石拱桥。

  “黟县小桃源,烟霞百里间。地多灵草木,人尚古衣冠。”唐代大诗人李白的诗句,道出江南水乡的独特意境。

  然而地处中原的半扎万泉寨,其山水风物之幽美,民风人情之淳厚从容,丝毫不输于江南。或正因为此,半扎万泉寨丰厚的文化底蕴,在被各级媒体不断报道后,引起了省、市相关部门的关注,平顶山市政协、市文化局,汝州市政协、汝州市委宣传部、汝州文联、汝州民政局、汝州文化局等单位先后多次派人到半扎村调研。

  半扎村文物保护和开发被提上了重要日程。

  汝州市政府顾问王金水先生亲自撰写半扎的有关史料,复印文物法到半扎宣传。汝州市原统战部长张宏先生多次到家乡走访。70多岁的退休教师侯纯一先生虽然身体不好,但为保护文物也多方呼吁。汝州政协委员尚自昌从2000年开始,一有机会就赶往半扎进行有关资料的收集和调研。

  诸多人的努力感动了本就淳厚、善良的半扎村村民,村民郭公昌将耕地让给别人耕种,自己专心从事关帝庙的保护工作。有一位村民在古老的街道上想盖自己的新屋,当有关部门人员解释这里已被保护起来时,这位村民憨厚地说:“要对保护有影响,我扒了它就是了。”

  一直致力于河南民间文化保护的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夏挽群先生,在看了半扎村的古建筑后,也表示了肯定,一再强调要做好保护工作。

  □首席记者李红军文图

  小村镇也重大文化

  如果只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如果只是一个跳动着诗意的村落,也许半扎的价值就失去了很多。

  在自然的山水之外,在灵动着自然韵味之外,还蕴蓄着古朴,这就让半扎村有了别样的魅力,有了实实在在的价值。或者说,半扎是文化的,古典的。

  而半扎的文化与古典是透过它至今尚存的古建筑体现的。

  “最能代表半扎历史文化风貌的建筑是兴建于1762年的关帝庙(山陕会馆)。”尚自昌先生说。据《直隶汝州全志》卷六记载:王复云,山西潞安人,侨居半扎街,经营杂货,家已小康。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捐资于本街创建关帝庙,并施香火地二十余亩,又施义茔地二十亩。乐善好施,云其有焉。魏佩、魏绣,系弟兄,住归仁里,捐入半扎街关帝庙地七十亩,有碑记。樊光彩,住归仁里(辖半扎),乾隆己亥(1779年),在半扎街关帝庙前添建乐楼三楹,有碑记。

  顺着沿河的半扎街道走到村东,能够看到一个类似城门的圆穹形门,这其实是文昌阁的遗址。王金水先生告诉记者,文昌阁是半扎文风昌盛的标志,它建在半扎大街的正中,下面是用石条砌成的四方平台,为文昌阁基。平台下留一过街门洞供人通过,平台上建有两层木结构的楼阁。楼阁呈四角形,上施琉璃瓦,四角挂有风铃,微风一吹,甚是动听。可惜的是,“文化大革命”时,文昌阁被当做“四旧”拆毁,现只存阁基。门洞西侧上方的石匾上刻有“迎风”,东侧的石匾上刻有“培脉”及“河南直隶汝州归仁里半扎店”等字样。重修文昌阁的石碑记有“汝治南三十里许半扎镇,南通楚粤,西接秦晋……十八家建阁于镇之东首……大清道光八年立”等字样。

  出文昌阁,直入眼帘的便是高大的关帝庙。这看上去高大雄伟的建筑,若是搁在车水马龙、繁荣兴旺的半扎过去,也许是匹配的,但如今,在渐渐归于自然拙朴、宁静安逸的半扎村,着实让小村有些不知所措。

  关帝庙在全国各地都有,大部分是山、陕商人集资兴建的,有的叫山陕会馆,是他们集会的场所。山、陕商人建关帝庙有其历史渊源。晋商十分崇拜关公,建关帝庙一则可以“关公”的“信义”统一在外商人的思想,使其在生意上相互照应,团结一致,抵御外侵;二则商人在外可以公馆为家,歇歇脚,在这里互相通报各地的商业信息,调整经商战略;三则建有戏楼形成娱乐场所,可与当地乡绅百姓建立和谐的关系。小村半

  扎的关帝庙也完全复制了其他地方的规制。

  关帝庙坐北朝南,由乐楼(戏楼)、卷棚(拜殿)、关公殿三部分组成,庙前的卷棚、戏楼保存完好。

  在半扎,同样具有文物价值的是戴公馆,它是国民党三十九军副军长戴民权的私宅。至今保存完整。

  戴公馆属典型的北方三进四合院,房屋按南北中轴线设置,前后门通前后街。临街屋中间是高大的门楼,左右两间比门楼低一尺,独立成房。院内客厅、厢房十分宽大,廊柱下有镂空透雕,描金彩绘。地面全部用方砖铺成。戴宅宽大气派,重视装饰,对房脊要求严格,不仅脊高,而且图案考究,上有狮子、盘龙、鱼和牡丹、荷花等。

  戴公馆的主体建筑共有房舍五十多间,炮楼一座。公馆西北角建有花园、车场。为方便戴的吉普车通行,公馆西侧留有一约三米宽的青石条过道。过道沟通南北街,汽车可直接开进院内。

  民权小学与关帝庙东邻,是戴民权当年出资兴建的私立民权中心完全小学校舍。1931年,戴已任国民党陆军第四十五师师长,回乡探亲时,他看到村里没有学校,只有几家私人小学堂,且校址狭窄、房屋破烂、没有教具,决心在家乡办一所像样的学校。于是,他慷慨捐资3000大洋,委托王瑞亭修建校舍、添桌凳、购图书。因附近村庄农家求学子弟日益增多,学校无力容纳,戴夫人刘素玲又捐赠土地500亩以补学校开支。从此,半扎一带的农家子弟都有了读书的地方。国民政府为表彰戴捐资办校的义举,遂将半扎中心完全小学改为临汝县私立民权中心完全小学。那时半扎小学管理严格,要求学生睡前洗脚、剪指甲。学校实行军事化管理,高薪聘请优秀教师任教,南开大学毕业的樊创凯曾被聘为该校校长。学校吸引了周围村庄甚至县城里的学生前来就读,戴的三子两女都在该校就读。学生着统一服装,出门文明有礼。解放后,关帝庙和民权小学合为一体,曾是蟒川乡第三中学。

  村里残存的碑刻记载,半扎村还曾有秀水寺,其位置在东寨门外,北依小北河,南临青石崖,崖下是万泉河。寺院呈正方形,坐北朝南,有两进院落,兴盛时有30多间房舍,僧人80多个,田地数百亩,水磨一盘。寺院建筑按北方中轴设计,中间两个大殿在中轴线上,东西两侧是禅房。殿舍均为砖木结构,挑梁飞檐,气势雄伟庄严。禅院前后有几株古柏,枝叶繁茂,苍劲挺拔。寺院前有山门,门前有石台阶九道。新中国成立之初,秀水寺还有和尚居住,但如今只剩下几通残碑了。

古韵悠悠无尽头

  流水、涌泉、古桥、被磨出深深辙印的石桥面,这注定了半扎村的古老韵味。

  走在半扎的街道上,触摸着那生出老意的石碑、倾听着汩汩涌淌的泉声,你仿佛走进了一幅天地之手自然铺排的写意画。

  走在半扎的角角落落,你无处不感到地老天荒的自然。

  奇的是,你分明感受到岁月无情的流走,却不会感到恐惧,你分明感受到过往不再的失落,却不会心慌。

  因为,它所给予你的,就是自然。

  村东万泉河上的东大桥,成为你这样心情的很好载体。

  桥为双孔石拱桥,经文物部门考证,建于明代。桥头有一通古碑,是明天启元年(1621年)重修东大桥的记事碑,上书“大明国河南道汝州安宁乡半扎店东西路高低不平,往来客商行走不便,有善人……”等字样。

  东大桥南北约三十米,横跨万泉河。桥东西宽约十米,桥面由平整的巨石铺成,桥两侧的石条置有雕刻精美的石柱,石柱头是形态各异的狮子,石柱之间也是刻有各种图案的护栏板。据半扎村的老人回忆,护栏板刻牧童、牛、梅花鹿、飞龙、老虎,牡丹、金菊等图案。

  东大桥全部用巨石砌成,桥底也由巨石构筑,桥头有护堤,桥中间有减缓水压的石梁,整座桥设计合理,修造坚固,装饰美观,为古道一景。

  站在桥下,流水淙淙,一轮夕阳斜挂在桥上端。那一刻,仿佛透达心灵的静占据了你的心灵,恍惚间,玎玲玎玲的驼铃声响起,队队骆驼自桥面上缓慢移过,依着骆驼的是宛若剪纸一样的人,因为你所能看到的就只是他的影子,他是若有若无的,相对于骆驼,他显得是那样的渺小,相对于驼铃声声,他只管默默地赶路。

  人和骆驼和村落,构成了一首耐人寻味的无题诗。

  和这诗的意境融合在一起、让这诗能灵动起来的,是半扎村万泉河畔的两股涌泉,它们分布在东西两端,成为半扎人赖以生存的水源。

  泉不知陪伴着半扎人流了多少年,但泉不老,两股泉水不仅水质好,经化验达到矿泉的标准,而且四季水温不变,大旱之年也没有断流过。

  西涌泉在南寨门外的万泉河南岸,不知什么时候,人们用巨石刻一带龙头的石槽将泉水控制着从龙嘴口流出,以方便人们接水,这便是半扎人老少皆知的老龙嘴。细看龙头,做工精细,从长长的胡须和头部稀疏的毛发看像一个老龙王。由于取水人多,天长日久,龙嘴的下颌被水桶磨掉了,上颌被扁担的铁链磨了一道沟。东涌泉在东大桥下的万泉河南岸,泉水从南岸的岩石缝里溢到石质河床上,人们就在石河床上凿一方坑,将泉水汇集到坑里方便水桶汲水。天长日久,石坑越来越深,像一个井口,从远处看,人们还以为泉水是从石床上涌出的。

  据说山西一商人在半扎居住多年,喝老龙嘴的水喝上了瘾,晚年回山西后念念不忘,常常让路过半扎的乡邻给他带点老龙嘴的水。一次他儿子从半扎路过,竟将此事给忘了,就在龙门附近带了一壶井水。他喝了儿子带回的水后大骂儿子不孝,为啥?味不一样啊!儿子只好实话实说。据说因为此事,他在分割遗产时硬让他的这个儿子吃了个大亏。

  因为在半扎村万泉河不足三公里的河段内,水位落差有十多米,聪明的半扎人利用水位的落差,从西到东安装了12盘水磨,用水做动力来磨面、轧花、弹花。一盘水磨每天可磨粮食400公斤。由于半扎村的媳妇不用推磨,附近村上的姑娘都争着往半扎嫁。那时用水磨磨一斗(四十五斤)麦要留两升麸子作为加工费,一盘水磨的年收入足可抵上一顷地一年的收成。

  “你别看现在半扎不很景气,在以前,这里也曾有工业,很有名气哩。”王金水先生说。

  他说,半扎在清末和民国时期兴起了现代工业,是由在外工作的半扎人引进的。最有名的工业要数卷烟了,分别为戴君智、戴智仁、樊翊新开办。最早开办烟厂的是樊翊新,始于一九三四年。戴君智的卷烟厂用蒸汽机做动力,在当时是最先进的。本村和附近的农民农闲时出外贩烟,山西、陕西每年也有数百名烟客来半扎批发卷烟。

  新中国成立后,烟厂归农会所有,改为复兴烟厂,生产“全球”、“大道”、“模范”等牌子的卷烟。

  原烟厂会计张道宽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烟盒上的广告词:半扎烟厂,品质优良;大道全球,吸着清香;劳动、模范,广销市场。

  “半扎商业的繁荣,给半扎人带来了实惠,有钱后,人们纷纷置地盖房。半扎富户建房互相攀比,唯美为先,不讲成本,汝州城有名的工匠大都被请到半扎建房、刻碑,半扎的房屋记录了汝州工匠的智慧,也保存了古建筑的许多特色。”尚自昌说,“半扎就像明清民居建筑的博物馆。半扎富起来的人也购地产保值,但半扎没有好地,他们就到外地购置,近则邻县宝丰、鲁山、汝阳,远则方城、潢川都有他们的地产。每逢春节,半扎富户就竞相燃放烟火,从除夕晚上一直放到正月十七。土地改革时,仅半扎村就划出了八十多户地主富农。”

  如今,这些都成了古往旧事,成了半扎人记忆里的东西,成为半扎人追述的辉煌。

  代之而起的,是回归的田园诗意,是繁华散尽的安静。

  岁月荏苒,岁月变迁,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也许,这才是真正的自然。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